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

您好,欢迎来到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

《十年》——沈如

2014-10-14

十年

    十年前的3月31日,一纸调令将我们从苏城各地召集到斜塘莲葑路7号。眼前见到的是杂乱的街市,破旧的办公楼,我第一感觉是又回到了蠡口法庭,同时看到的还有一张张年轻的、充满朝气的脸。面对新的环境,内心多少有点忐忑,但想到一个全新的法院将由我们共同来开创,又很是火热。

    十年创业,艰辛与幸福,付出与收获,都历历在目。一路走来,经历了很多挫折,也留下了更多的美好回忆。

同事情

    初到法院,我被分在执行庭,当时庭里就陈院长、老钮和我三个法官。那时我年纪最轻,办案经验很少,社会阅历也不丰富,面对比自己狡猾得多的当事人,确实压力很大,很多时候只能强作镇定样,但内心却是忐忑不已。记得最初几个月,连续两次被当事人骗,很是懊恼自责。为了打开工作局面,陈院长带着我一起外出执行,查封了两家被执行单位的办公场所,临场果断应对当事人和代理人的无理要求,并最终妥善处理结案。应当说,这种果敢、强硬的工作作风,对我自己工作风格的形成是有一定影响的。

(图为2004年的合议庭)

    老钮那时与我一个办公室,钮的辈分比较高,当时许瑶叫他叔,所以我们都笑称他“钮叔”。最初的几个月,一个办公室工作对我有很大的好处,我可以听他怎么与当事人谈话的,怎样设计执行思路、拿捏办案尺度,当然也有互相配合,分担角色攻心当事人。记忆最深刻的一次,有一个被执行人拒不执行还态度蛮横,我们俩几乎同时拍案而起,像抓小偷一样一起将他扭进羁押室。

    现在想来,以我们这样一支年轻的队伍,能够应付下那么多的案件,创造出一定的成绩,并各自得到成长,是与我们这些人特别团结,心往一处想,力往一处使分不开的。更可喜的是,虽然我们年龄在增长,队伍在壮大,但这种“有事一起上,有困难大家一起分担”的风格仍得以传承。

 

战斗苦

    记得刚到园区时,园区远没有现在这样的“高大上”,当时很多地方仍是农村,条件很艰苦,装备也不到位。记得04、05年时,我们经常要奔走于各种乡村小道,田间地头,河道湖浜,很多地方汽车进不去,大家只能走,一个案件办下来,真是既要磨破嘴皮,又要磨破脚皮!碰到不好对付的当事人,我们要及时判断形势,一看不妙,只能及时撤退。

    令我印象较深的还有05年的两次爆胎经历。一次是庭里组织凌晨集中执行,早上四点钟我从相城家里开车到法院,刚下向阳桥,车子左前轮就撞到了一块石头,轮胎一下就爆了,轮毂歪了,还好车子没打偏,只是惊出一身冷汗。另一次是05年冬天,那时我们每年都要两次赴苏北、河南、安徽集中执行,那次,我与钮各带一组人车,兵分两路,约好到行程最后一天在沭阳会合。结果,当天一早在沪宁高速上我们就不期而遇了,老钮一组的C V后轮胎开着开着就没了,只剩下轮毂,幸好人车安全,大家见面互道庆幸,赶紧换好备胎就又各自上路了。

    这一段特殊的经历,现在已成为大家相聚时的饭后谈资,也已成大家美好的回忆,但在当时确实是挺苦,也很后怕!

 
 


 

(图为执行途中车爆胎)

 

成长乐

    建院之初,我们虽然年轻,经验不足,但一上来就是骨干,就要顶到第一线,因为别无选择,没有后备队。我们内心可以忐忑,手法可以稚嫩,但也只能顶着头皮上,没有退路。就这样,一年、二年、三年,一路走到现在,我们每个人也就这么走出来了。这十年,我们付出了青春,但收获了成熟;付出了汗水,却收获了成长。现在想来,如果不是园区法院给我们这样一个可以书写的舞台,我们可能也会成长,但确实不会这样的快,也不会受益这么多。 这十年,我们法院同样经历了一个快速成长壮大的过程,从最初的21个人,发展到现在150余人;从最初的破旧三层小楼,发展到现在法院大楼。我们现在可以很自豪的说,过去的十年,我们与园区法院共同成长!正是我们十年来辛勤耕耘与付出,为园区法院奠定了今天的坚实基础!园区法院的成长壮大,也使得我们不断受益,倍感荣光!

 

(图为05年执行庭合影)

 

(图为13年执行庭合影)

执行庭 沈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