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

您好,欢迎来到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

《我与园法的独家记忆》——陈洁

2014-10-14

 提笔一瞬间,思绪被拉回了十年前莲葑路7号的小炮楼。

 记得十年前园区法院刚挂牌时,民庭的同仁们承继了法庭的未结案件,由海锋敲响了第一锤。可我们刑庭得巴巴地等着公安检察的前道工序,一个多礼拜还没开张。有天早上终于接到了检察院的电话,说要送十个案件来,我和小顾乐坏了,站在小炮楼窗前盯着门前的马路,就差下楼去迎接了。案件来了,我们全庭出动,齐刷刷地去看守所送达,那劲头这辈子恐怕都不会再有了。小炮楼条件有限,空调经常跳闸,我给大家配备了大蒲扇,人手一把,那功率也是杠杠的呢!04年的冬天特别冷,大雪纷飞了一晚上,露天的铁门锁头就冻住了,第二天怎么也打不开,只能撬掉了拉倒。

 

 幸福感最强的时候是05年10月刚搬进星湖街新大楼的时候,法官独立的办公室,1:1:1金龙油配置,园区法院早在十年前就开始了法官员额制的征程。我们个个精神抖擞,拿着颇可观的年薪,身后还有一个助手一个书记员可以调遣,何等威风!可惜好景不长,有段时间甚至一审一书也做不到了。因为司法的风向变了,肖首席的那套被斥责为崇洋媚外,王首席让我们俯首给人民群众当牛做马,三个至上让我们的权威扫地。在此,顺便控诉下周老虎的倒行逆施,坚决拥护习大大的打虎行动! 

 (2013年7月,园区法院开庭审理“11.29”特大电信诈骗案,此案被告29人,是建院历史上被告人数最多的刑事案件)

 时光在梦中消失,醒时已白了头。告别青涩开始成熟,人生中最好的十年我给了园区法院。小顾的十年回忆把特写镜头都给了我,因为我们一起度过了最完整的十年。若时光能够倒流,我愿意我们从小炮楼再开始一次,在原地等候,再开始奋斗。

刑庭 陈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