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

您好,欢迎来到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法院!

《人民法院报》:法院开诊所了!“金相邻”的前世与今生

2019-03-25

    2018年8月的一天,江苏省苏州市工业园区人民法院携手园区湖东社区工作委员会,在融合立足基层的“枫桥经验”和服务民众的“新加坡模式”的基础上,举行了“新时代、新探索、新模式”和谐邻里共建项目签约及“金相邻法律诊所”揭牌仪式,正式在园区设立全市首家社区法律诊所——金相邻法律诊所。
    “苏州民间有‘金相邻,赛金宝’的说法,金相邻法律诊所的成立,正是为了回应现代社会社区居民越来越多的司法需求。”工业园区法院院长沈燕虹说,司法力量和基层社区力量相结合,打造多元“接诊”、法律“会诊”和宣传“辅诊”的10分钟法律服务圈,借由社区法律诊所这条纠纷化解“高速路”,使小事不出社区,通过示范引领,以点带面开展工作,提升了社区矛盾纠纷的“免疫自愈力”。
    ■“实体店”里的“小娘舅”
    湖东方洲邻里中心的二楼,有一间热闹的办公室,这里是金相邻法律诊所的“实体店”,社工们在这里接待有各种烦恼的居民,有时候,法官志愿者和公益律师会在这里“接诊”,居民把这些来到家门口化解纠纷的年轻人称为“小娘舅”。
    “以前的村委会、居委会里有‘老娘舅’,‘老娘舅’调解矛盾大家都心服口服。”湖东社工委书记江晓春介绍说,“但是园区是一座现代化新城,居民来自五湖四海甚至世界各地,如何让群众身边的小矛盾、小纠纷不恶化、不升级是我们的一个新课题。”
    2018年,工业园区法院受理了一件因狗咬狗引起的“人告人”案件,原本是一件普通的宠物狗之间“打架”的小事,宠物狗的主人们却互不相让,闹到了社区,社工们在调解中磨破了嘴皮子,却收效甚微,双方决定到法庭上见分晓。最终,这件案子在法官的释法明理之下成功调解。但这件不起眼的小案子,却促成了法院和社区在相邻纠纷处理中的“联姻”。
    “邻居之间的纠纷如果能调解,效果会比法庭上短兵相见好得多。”工业园区法院民一庭庭长胡志清介绍说,“但社区的调解员往往缺乏调解技巧,而法官却不熟悉社区的具体情况,所以联合双方力量是最好的选择。”有了这一思路,金相邻法律诊所便迎来了第一个“实体店”的开张。
    开张之前,湖东社区的年轻社工们到工业园区法院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实战训练。“每天跟着法官去调解,我们真切地感受到调解不仅需要热情,还需要技巧。” 社工小刘说。
    “特别是要多学习一些法律常识,这样说出来的话才能让人信服!”回到社区,小刘的办公桌上多了许多法律书籍,他发现跟小区里有知识有学历的居民们打交道,必须要在专业知识上装备起来。
    法院的实战培训不仅让社工们学到了基础的法律知识,更重要的是,从大量的鲜活案例中学习到的调解技巧,促进了邻里和睦。“邻里之间的纠纷既有法律层面的权利义务关系,又有着道德风尚层面的情感纠葛,与司法程序的对抗性相比,调解更有利于解决矛盾,修复双方关系,促进邻里和睦。”胡志清说,这也正是法院联合社区打造金相邻法律服务诊所的目的之一。
    ■10分钟范围的“三诊”
    金相邻法律诊所“土生土长”,服务基层, 就地化解矛盾纠纷,通过完善“三诊式”的立体服务,打造出一个离居民只有10分钟的法律服务圈。
    ——多元“接诊”。“实体店”开业不到两个月,“小娘舅”这支队伍不断得到充实,除了社工在社区参与矛盾纠纷化解,社区民警、公益律师也会参与“接诊”,法官则通过“下沉式”服务方式,就某些疑难案件开展现场说法。
    2018年11月,工业园区法院民一庭副庭长陈新雄来到玲珑湾社区,这里的居民因小区里的垃圾堆放点产生了纠纷。“从情理上来说,谁都不希望小区内的垃圾站离自己家太近,但从法理上来说,每个小区的居民都有维护生活环境的义务。”这场别开生面的调解以座谈会的形式召开,少了法庭上的对抗,多了邻里之间的倾诉,垃圾堆放点到底该不该拆的问题在心平气和的讨论中渐渐有了结果。
    ——法律“会诊”。“开发商设计的车库存在问题,经常发生交通事故,我们物业公司到底要不要承担赔偿责任呢?”某小区的物业公司经理带着小区管理中的“烦恼”,来到法律诊所咨询。社工们回答不了法律专业问题,但是法官们却能帮上大忙。法律诊所门外放置着工业园区法院3位法官的介绍材料,他们是在涉房类纠纷方面有着多年审判经验的资深法官。最终,物业公司的这个烦恼不仅得到了专业的解答,法官还实地查看了车库,对车库整改提出了意见。
    物业纠纷、楼上楼下漏水、业主与二房东纠纷、业主群体性投诉纠纷等是社区管理的“痛点”所在,社区人民调解员能掌握第一手情况,而法官则更清楚法律适用,两者相加形成了“法律会诊”,对个案进行分析研判,力争将矛盾纠纷化解于萌芽状态。
    ——宣传“辅诊”。除了“实体店”,金相邻法律诊所还设立了公众号“园法金相邻”栏目,每期推送一个主题,将社区群众生活当中的常见纠纷,以案例的形式释法,“苏州广播电视台”“江苏文明网”“名城苏州网”等网络媒体也对相关案例进行宣传报道。“宣传的目的不仅在于让更多的群众选择法律诊所来处理矛盾纠纷,达到‘分诊’的目的,更重要的是通过我们的法律宣讲,起到一个案例教育一片的作用!”胡志清说。
    2018年11月,接近年底,金相邻法律诊所通过微信微博发布了一批物业费纠纷的典型案例,提升了人们法治意识,将许多隐形的案件直接化解在了萌芽状态。
    ■“金相邻”联姻“帮帮团”
    “楼上漏水的检测费用谁承担?”“他的阳光房挡住了我的视野,能处理吗?”……
    每周日上午9时,苏州交通广播电台《帮帮团》栏目用“金相邻空中电波”形式为全城推送案例解读,电台的微信后台同时收集群众最关心的相邻话题,做客直播室的法官会选择典型性的问题,结合案例进行解答。该栏目意在以金相邻法律诊所为基础,结合民事纠纷案件的审理,归纳整理一系列邻里纠纷案件,通过轻松愉快的方式定期为大家解读,法理携手情理,共同促进邻里和谐。
    2018年9月,空中电台首期开播,工业园区法院民一庭法官刘洋做客直播室,以“邻舍好,赛金宝;金相邻,无比灵”为主题给听众带来一则关于家庭装饰装修的“别墅装修岂能‘大兴土木’”的案例进行释法,讲述两位联排别墅的邻居因装修而闹上法庭的故事。
    别墅本是单门独院的,业主各自生活,可是联排别墅又有些特殊性。某业主对自己的别墅进行装修时进行了大范围的改造,不仅在屋顶搭建了30多平方米的阳光房,还开挖20多平方米的地下室,改变了房屋内部楼梯结构,并动了房屋的部分结构梁。正当工程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该业主的邻居发现隔壁的装修使得自己的房屋出现墙面渗水、下沉的问题。双方多次协商未果,遂在法庭相见。
    “当前,别墅装修引发的相邻纠纷日益增多。”刘洋说,“联排别墅作为别墅的一种,具有较大的独立性,但其又与其他别墅相互连接,所以同时还具有一定的关联性,业主对房屋的改造不能明显超出处分自身房屋的合理范围。”最终经过法院调解,该业主给予了邻居适当补偿,双方握手言和。
    作为线上直播栏目,刘洋不仅在线接听并回答听众对于邻里纠纷问题的咨询,而且对类似纠纷的处理进行了解答,一万多名听众关注了网络直播。
    “房子是现代居民最关心的话题。”胡志清介绍说,“金相邻空中电波”开播后,陆续推出了跟房子有关的各类案例解读,在园区居民中掀起了热烈的讨论。
    新春伊始,金相邻法律诊所项目参选2018年度苏州工业园区宣传思想文化工作创新奖的网络投票评选,很多居民为这个家门口的“小诊所”投上了一票,最终其以良好的口碑入选宣传思想文化工作创新奖。
    ■听法官与邻里百姓说
    金相邻法律诊所是在融合中国、新加坡两国社会治理经验基础上,对矛盾纠纷源头治理的一次新探索。2018年是毛泽东同志批示学习推广“枫桥经验”55周年暨习近平同志指示坚持发展“枫桥经验”15周年,“枫桥经验”的主要内容是“党政动手,依靠群众,预防纠纷,化解矛盾,维护稳定,促进发展”,被称为基层社会治理的中国方案。民众联络所则是源自新加坡一种独特的社会基层组织,通过组织各种服务民众的活动,帮助居民相互了解,增进交流,促进社区团结稳定,堪称基层社会治理的新加坡模式。
    在与记者聊到创建金相邻法律诊所的初衷时,工业园区法院院长沈燕虹认为,金相邻法律诊所的设立,正是融合立足基层的“枫桥经验”和服务民众的新加坡模式,对基层社会治理的一次探索和创新。自治、法治、德治“三治融合”,是“枫桥经验”创新发展的重大成果。该院坚持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就是要以自治为基础、法治为保障、德治为先导,最大限度地把特色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努力构建基层社会善治新体系。
    “作为现代新城,园区还有大量的写字楼、商务公寓等,这里出现的新类型邻里纠纷也是我们的关注对象。”胡志清说,该院法官刘洋应金鸡湖商务区的邀请,走进写字楼,作了题为“商业用房房屋租赁风险”的法治讲座,对楼宇中的常见租赁纠纷进行了解读,并对纠纷的预防提出了务实的建议。
    随着线下法律诊所的顺利运营,诊所举办的《法治大讲堂》也走入社区中。围绕涉房类的常见纠纷,胡志清进行了第一期法治讲堂授课;围绕老年人防范理财诈骗的问题,陈新雄在湖韵社区开展了法治讲座。
    “法官讲得特别好。”住在湖韵社区的老张说,“特别是一些现实的案例让我们很受教育,保护自己还是要提高警惕啊!”
    落地“实体店”+空中“电台”,“线上”案例推送+“线下”法治讲堂,金相邻法律诊所成立时间虽然只有短短的4个月,但是取得的成绩却是显著的。
    “我们不仅接到多家社区的邀请,协商共同筹备社区金相邻法律诊所,区内各司法主管机关也纷纷抛来橄榄枝,协商探讨共同完善建设辖区金相邻法律诊所。”工业园区法院副院长陈建峰说,金相邻法律诊所一路走来,群众路线始终是力量所系、初心所在。通过小小的法律诊所,用形式多样的方式力求实现提升基层自我治理能力和矛盾纠纷源头化解能力,切实提高社会机体的“免疫力”和“自愈力”,最终向“无讼”邻里的目标努力。